今创集团

       不管是人也好,还是事情也好,走过岁月的痕迹,总是遗憾以后才懂得珍惜,任时光匆匆流逝,任年轮的脚步永不停息,把握好今天,不再去想过去,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年轻是资本,但我们不能赎读我们的青春,每一秒,每一刻,未来的青春,未来的人生,不可预料,那就珍惜现在的时光,珍惜我们自己的岁月,抓住我们手中紧握着的温暖和幸福,一辈子不长,人生苦短,学会坚强,学会珍惜时间,珍惜曾经拥有,这样人生即便风风雨雨,坎坷无限又如何,停留在时间的长河中,我们可以微笑的面对一切。想到一年四季的轮回,无论怎么盼望,冬天过了才能是春天,无论怎么厌恶,夏天去了秋天才能登场,时光一秒秒的过去,该发生的终究会发生,该来的自然会来,纵然我们现在可以用温室打破这四季的顺序,让冬天吃上夏天的西瓜,让春天吃上去年的秋果,可是经现代化技术保存的果实,仍然丧失了它本来应有的新鲜和芳泽,被人工打理和储存的东西,只能是暂时地满足了人的需求,可是,它还是不能代替自然成熟的果实,虽然长得一模一样,但内心不一样了,好多外表保存完好的苹果就有很多烂心的,连苹果的心都储存不了半年,更何况人的心?午饭过后,我们也时常钻进这片林子,无拘无束,淋漓致尽的展示着农村小孩的野性,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荡秋千,我们先用稻草制成简易的秋千架在树枝上,然后轮流坐上,任由大家七手八脚拼命乱推,当荡到草绳快要断的时候,坐在上面的人全然不知,但推的人却使出全身力气,他们期待被荡的人摔在地上的精彩一幕,最后的结果由此可知了,摔在地上的手摸着屁股,眼眶含着泪,满脸痛苦状,四周的人,有的笑出眼泪,有的笑弯了腰,些许时候便一哄而散,生怕被摔着人的追打,树林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当我的双脚走不出更长更长的路,我想我也会爱上绿皮火车,就让它带着我去更远更远的远方……也许,我会迷路,也许我会跌倒,也许我会风餐露宿……但我相信,我不会躺在铁轨上,让那个叫火车的东西在我的身躯上轰隆隆的碾过,因为我不是海子,那一片呼啸的汽笛声也成全不了我所钟爱的美好……假如,有一天我失明了,也许我会在某个寂寞的夜里打开收音机听听某个电台,但我知道结果会让我失望的,因为那里再也没有很多年前听到的安静而又温暖的声音。一年过了一年,转眼到了一九七六年,那年我已经八岁了,一切都和往常一样,这天又是一个好天色,整天几乎都是蓝天如洗,万里无云,当太阳又晒到我家对面的核桃树的时候,我又开始准备煮饭了,可是,当我去要米的时候,米桶里面没有米了,我非常着急,不知道怎么办,又大人回来后挨骂挨打,我老是在屋前走来走去,不一会儿,又看看太阳,眼见太阳快要落山了,突然看见金大爷扛着一捆玉米杆过来,这就突然提醒了我,于是,我立刻园子去扳了八个玉米,拿回家马上放到鼎罐中煮,父母回来后,发现没有煮饭,母亲就问我,你怎么不煮饭,我说,没有米了,煮什么呢。对于《闲言碎语》,缘于军旅生涯退伍,机关工作退休,手握纤纤笔杆,于文墨学海徜徉之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杂文学会副会长兼文友部部长,四川省散文学会文友部部长,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会员,身兼散文与杂文双栖作家欧阳德祥老师,矢志笔耕,继《闲暇絮语》《闲情随语》《闲心漫语》《闲兴杂语》之后出版的第五本非律诗、骈文、韵文、格言、谚语、俚语,而开创一代新风的文学新书,自出版以来,深得散文界、杂文界首肯和美评,向晓吾作家情感真挚,闲言碎语成一书,智言慧语类百科。

       天空飘着淡淡的云,脸上吹着淡淡的风,空气中萦绕着淡淡的思念,心底泛着淡淡的忧伤,夜幕中洒满淡淡的的月光,屋里飘荡着淡淡的歌,脸上氤氲淡淡的微笑,眉间流淌淡淡的思绪,沏一杯淡淡的清茶,写下淡淡的文字,将淡淡的心心念寄托给浅浅的流年……因为爱,所以爱,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因为唯一,所以珍贵,捧一世缱绻缠绵,晕一生莹莹浪漫,捻一瓣心香,揽一袖清风,邀一轮明月,在岁月的堤岸慢慢走,淡淡活……抬头是春,俯首是秋,无论是朗朗晴空,还是绵绵雨雪,总有清风相伴,馨香相随……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已老。在生活的面前我们总要遇到, 这样一些人,脾气好的与脾气坏的,脾气好的他可能在我们工作错误中他会虚心的传授一些我们生活与工作的经验与技巧,让我们节省很多的弯路,但是还有一些脾气不好的人,他对我们工作中出现的错误他不是虚心传援经验也不教你技巧,而是对你大声的喝斥,并用腌脏的语言来污蔑你是笨蛋傻瓜,听着这些你的心里是不是莫名的就冒出一股火气,想要与他人顶撞几句,甚至心里暗暗不乐要与他人计较几日;还有面对领导不公的安排,还有蛮不讲理霸道的同事等。于是我们约定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终于抛弃了灰暗过往,一心朝前,流荡的内心终于安稳,在你眼里,在你心里,只留我深深爱意,风起雪花飞,你便影依在我怀中,躲得漫天风雪,是你眼角触了我的眉,眼里终不能离开你,视线所至是你霓裳轻舞笑颜如花,岁岁年年,花前月下,一尊芳酒,我们举杯感谢相遇,感谢相爱,我们便约定好珍惜彼此,你说繁华哀伤终成过往,紫檀未灭我亦未去,我笑着,不再做任何言语,此刻所有感动被我一饮而尽,微醉中,是染火枫林,琼壶歌月,长歌倚楼。如风般的女子,静若处子,动如脱兔,在风华正茂的年纪临危受命,接下盐帮帮主担子,当年的弱女子不知道之后等待她的是多么残酷的江湖,她入了,放下了绣花针,放下了本该属于女子的弱弱温柔,用时间和毅力树立起了帮内兄弟的信任,也在江湖闯出了盐帮的一席之地,盐帮帮主程淮秀,江湖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一入江湖误终身,如此潇洒的女人,在夜深人静之时,内心亦渴望有一位真正的知己,不需多言语,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对方亦懂得,只是酒逢知已千杯少,千金易得,知己难寻。往事点滴,总有些往事难启齿,不管是结果会让自己恐惧还是自己的私心作祟,就算是夫妻每个人都该有些自己的个人空间,请允许我暂时用这样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搪塞,我知道是自己对你撒的一个谎,也许一个谎要用更多的谎来圆,心灵又怎会好过,但我还是想留给时间,时间到了,自然会知,不是不可知而是时间不知比知要好,一些无关紧要又莫增不快的事就让它随岁月流逝吧,也许多年以后还会是彼此笑谈,此刻,心虽难安,信你会懂,该知之事无可不告,不知之事非我所愿,即执子之手,便终情于此。最后只剩下两只没有离开鸟巢的位置,另外还有一只未孵化的鸟蛋,幸运的是高度并不是很高,它们都没有受伤,由于这危险的一幕发生在早晨,鸟妈妈应该给它的孩子们去觅食了,对于这些还没有独立飞翔过的小麻雀来说,生存下去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现在看着这两只胆怯的小家伙,心里竟然也会有种酸酸的感觉,这让我想起在地震中失去亲人的孤儿,我找来一个盒子,把它们都放了进去,以免它们两个也跑丢了,等那只大鸟回来以后方便发现它们,我躲在我的书房里静静地看着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切。

       就如房价问题,普通人会根据之前的走势判断,肯定会一路飙升,如果你是普通人,你只是多读了一些关于价值规律的书,你会觉得房价一定不会无限制的持续上涨,如果你又多读了一类社会学书籍,你会考虑,在将来房价这事物也许并不会存在,如果你又多读了一些马列著作,参考当下的国情分析,也许你会想着即使低价你也要马上卖掉手头多出的那套房子……只从一个维度什么也确定不了,从两个维度能确定一条直线,从三个维度能确定空间上的一个点,从四个维度就能确定一个具体的事物。我能记得那个向我们询问小船的价格,然后便要掏钱给我们让我们帮忙买一个小船的粗壮的中年男人;我能记得那个主动让我们去她家里做鱼吃的寡言的渡口大哥;我能记得那个把整个家让给我们随便出入,还因为不能给我们做饭一直在道歉的瘦弱的大娘;我更能记得那个夜色中帮我们看船却不想要钱的老人……沿途,我们得到了许多次不计报酬,不问代价主动的帮助;每一次,我们都照例会真诚的表示感谢,有这样一句话,在听到第一次第二次的时候,我感动,听到第四次的时候,我被深深的震撼了,那是最平实的一句话——谁出门还能背着锅啊?最近我也奢侈了一把,去三亚住了一次五星级酒店,那种豪华是七天、如家这样的连锁酒店所无法比拟的,以前每次出去玩,都选择最经济的玩法,住最简陋的宾馆、吃最低端的饭菜、坐最便宜的代步工具,累兮兮地用双腿丈量每一个景点的尺寸,这样的旅行很累,而且很没有愉悦感,总是捂着钱包,旅行过得紧巴巴,让人抬不起头、透不过气,但这次却不同,我忘记了钱包里的余额,一切都享用最好的东西,住最好的酒店,吃最好的食物,并不盲目于逛景点,而是选择更加轻松的方式,这样我觉得特别舒坦。人最大的幸福莫过于金榜题名和洞房花烛之夜,那颠鸾倒凤云滚雨落的境界真叫人陶醉,就连钱钟书老先生也感叹婚姻好似笼子里的鸟在外边的想进来,在里边的想出去瓜熟蒂落美不胜收,时代的潮流淹没了小河畔边情犊初开互诉衷肠的纯情少男少女金子般的心,那曲上河里的鸭子儿,下河里的鹅一对猫眼眼看哥哥不在浪漫,街头勾肩搭背毫不回避地狂吻,大学生未婚先居已屡见不鲜,不知是这个时代过于冲动还是人类进化论的结果,白富美、郭美美、芙蓉姐姐,上海街头裸拍女毫无遮掩地向人们展示着她们的玉体,那显山露水的表演搞得人云山雾罩,观之不知道这到底是人体艺术展现还是雅俗共赏。淡淡的细雨,朦胧了模糊的繁华,格窗上划过的水痕倒影了一片星空,美的,绚丽的,投入了红绿的怀抱;风,是轻轻的,是温柔的,拂过了树影婆娑,在月光中起舞弄碎了水中的莲花,飞落在烟火迷离处,散入了夜空;烟,是悠悠的,是轻盈的,淡墨了青柳红花的容妆,为月光披上了轻纱,在云中漫步的,是你,在烟中看花的,是你,你就是春天的花,最妩媚,我在这里听着你的欢声,你就是夏天的繁星,最璀璨,我在这里看着你的繁华,你就是秋天的风月,最浪漫,我在这里闻着你的余香,你就是冬天的雪梅,我在这里抱着你的温度。悠悠岁月,漫漫人生,生活来来往往都明明白白,实实在在的才是生活,感情来来往往要朦朦胧胧,清清楚楚不会真爱,在人生漫长的路上,来来往往,人生都是过客,来来往往,人生是很正常,路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情是一点一点换回来的,人生是一页一页真实翻过来的,做人低调,努力重要,感情抓牢,缘分重要,生活平安,快乐重要,时间溜走,意义重要,沧桑岁月,朋友重要,人生在世,知足就好,生活就是聚散的过程,人生就存得失的可能,不要老是回忆过去,不要总是设想曾经,无须叹息,不用悔恨,无论谁离开谁,都是一种缘尽,不管事对事错,都是一种过程。

       我们三个并排地做在一起,坐在金黄色的油菜花边上,我们在对二叔述说着今年发生的一些事,阳光从我们的右前方照过来,穿过我们之间的缝隙,把金色的光投射在金色的花海上,从背后看过去,我们是一幅画,一幅四月里的画,我们肩并肩地坐在画面的左边,身旁是一片向日葵,它们高高的竖立着它们的金黄色的花朵,就像天安门广场上的五星红旗在高高地竖起,我们的面前是一片瀚蓝的大海,海的那一边,初升的太阳刚刚露出一半,金黄色的光直射过来,穿过我们之间的缝隙,穿过四月,穿过清明,我想给这幅画起个名字,就叫听海吧,或者希望或者直接就叫姜文的《太阳照常升起》。生命有两个点,一个是别人的看法,一个是自己的行动,也许有人在等的世界问,也许有人在问的世界等,在一个角度,还是在一个角落,有人的思维,就是有落叶的相望,一种滋味,还是一朵花开,我们能看到别人看到的,却无法做到别人说出的,说不出别人想象的,很多事,让我们只能学会了等,很多话让我们只能听到了心跳,我们是人,有生命的人,缺少灵魂,需要阅读,缺少分析,需要朋友,需要更多的信息报告,才获得了认真的大脑,我们的记录也许非常简单,也许自己的失败坚持只能自己体会,可是依然有人无法走出等待的路,有人必然有江湖。哀声叹气,不能解决当下的迷局,勇敢观望,不能识别人前的冷漠,也许就是因为不会算,才因为一件事被人耻笑一辈子,也许就是因为不会问,才会被埋没一辈子,也许就是因为不能做到,才会别被人说一辈子,一辈子很短,一个人很简单,可是的可是,有人总是借助别人的思维思考,有人总是离不开固定的格局,我们有什么,只是一颗会跳的心,我们丢什么,只是不值钱的生命,江湖一片,冷暖心寒,死寂的沉默,也许能抹杀一片心灵,也许一群的人的不说话,就会因为一个人的说话而被唾骂。闲云去往匆匆,没有痕迹的流水带走了落花,曾经的岁月随着记忆渐渐开花,我的青涩,我的过往,我的影子,让一点点雨在水中肆意地泛起波澜,明月就这样碎了,星空就这样逝了,梦还在期许,我还在等待;微风太小,感觉不到,一点花色惊起了春秋,一声雨落点皱了风波,拉开人与自然的距离,踮起脚尖亲吻阳光,张开双臂拥抱过往,素雨中听花,有安恬,有清灵,放下心中的执念,放飞忽略的情绪,静静地,悠悠地,花在轻语,雨在静听,人在遐想;繁花中看雨,得自然,得清欢,随放逐的影子漂流,让花的清香卷袭衣角,远望,是青山朦胧,是红绿模糊,是烟雨空,默默地,悄悄地,心中无念,脑中无言,自然而然。月亮出来了,好亮,她还是那么美丽,月儿,淡淡的,白白的,如白兔,有人说月亮上有白兔,是不是它的毛是月亮辐射的白,我想一定是,如同我的心,心都去了,一无所有,我爱上永远离去,我到家,推开月下的木,爷爷留下来的木门,过了一个世纪了,依然在,却那般新,如初出的月,不知道过了多少世纪,月在人不在,人间多悲哀,我进屋,老屋也是爷家留下的,新的加了红砖,新旧相连,我也是列祖的后来,我可是没妻没子,断了,老了,黄家文字也因为我断了。大约过了一个多月的样子,一天有人找到我们院子,说他家丢了一只白猫,我听他说那白猫的样子和我养的白猫一模一样,我把他叫到我家,让他认一认是不是这只猫,来人见到白猫一口咬定是他家的猫,我向他说明白猫来到我家的过程,邻居也做了证明,他没有说我半个不字,还一个劲的感谢我,他在抱着白猫走的那一瞬间,我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白猫嗷嗷的叫着,几次差一点从他的怀抱里挣脱出来,假如是他家的猫,这才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对他就着搬得认生了,白猫分明是在望着我才发出那绝望的叫声。

       当我们沿着小河静静的走过,侧眼望去,那已不再是清澈见底的河流,而是工厂排放污水的通道;当我们踏进曾近绿树成荫的森林,却发现这早已变成了一望无际的荒地;当我们走在曾经乡村的小路上,却发现这里早已变成了繁华的城市,而脚下踩着的是那陌生而坚硬的混泥土,看到的不再是曾经美丽的桃花树,而是满天飘飞的垃圾;听到的不再是曾经小鸟动人的歌声,而是令人烦闷的噪音;闻到的也不再是曾经那令人心旷神怡的桃花香,而是带着灰尘的污浊的空气。晚上参加了自费篝火晚会,吃好,喝好,玩好,有一场体现少数名族的歌舞晚会,主持人和群众互动气氛还很活跃……快九点了外面的篝火晚会开始了但开始下起了大雨,好大的篝火…支持人和演员开始和群众互动,开始围着大篝火教群众跳少数名族的舞蹈……十四号我们参观了傣族的寨子,哈尼族……傣家的木楼,房子在下面是空的,用柱子支起来,柱子下面是一个雕琢的石块,防止木材腐朽,人在上面住着生活,在里面很舒服,适合那里的天气气候,唯一感觉是隔音不如现在的砖木结构的。夜市是最繁华的,这也正是因为西北夏季的天气只有晚上给人留有娱乐的氛围,微风吹着阿拉伯烤肉的香弥漫在每一个夜市角落,飞虫部落也是兰州邀请的嘉宾,它们久久的歌唱飞舞,希望赏一抹香……兰州人是夜晚的精灵,他们总知道哪里有琼浆玉露,哪里有满眼星河,哪里才是夜晚的美梦……来自各地的美食齐聚在同一条街,广东的大龙虾、新疆的馕、特色烤肉数不胜数,热情的老板娘总要为你介绍...到最后一定要有一碗唇齿留香的兰州拉面荡气回肠在肚子中走一遭,才是舒服之极。请您用大理石,用玉石,用青铜,用瓷器建造一个梦,用雪松做它的屋架,给它上上下下缀满宝石,披上绸缎,这儿盖神殿,那儿建后宫,造城楼,里面放上神像,放上异兽,饰以琉璃,饰以珐琅,饰以黄金,施以脂粉,请同是诗人的建筑师建造一千零一夜的一千零一个梦,再添上一座座花园,一方方水池,一眼眼喷泉,加上成群的天鹅、朱鹭和孔雀,总而言之,请您假设人类幻想的某种令人眼花缭乱的洞府,其外貌是神庙、是宫殿,其实是一个世间独一无二的奇迹,那就是这座名园。我向着大地坠下……或许,途中会有一阵大风,将我吹散,终究,我是那般的柔弱;或许,我会一直坠下,坠下……或者,掉落坚硬的大地,我已碎得没有形象;或者,落入松软的泥土,没有人会看见我的痕迹;或者,落入一朵花蕊,点缀会儿的娇艳;或者,滑过绿叶,洗去绿叶的尘埃;或者,悄无声息,融入江河,依然是水的模样;或者,任由风的逗弄,落向墙壁,落向窗玻璃,成了一颗哭泣的泪滴……不管成为什么,不管是美是丑,不管最后的结局是愿或不愿,我想我都应该顺其自然。每当看着那些浪漫的感情故事,我都会容易感动到流泪,也许是自己现在已经过了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了,也许是自己的心已经提不起兴趣了,也许是因为自己的心经不起折腾了,但是自己的这种经历不会再有了,就会觉得别人的这种浪漫特别珍贵,虽然我只有二十岁出头,因为自己的感情是突然跳跃式的成长,所以现在的心有着与年纪不相仿的成熟,每次我看到那些跟我差不多大的女生写的文章都是请啊爱哎,而我没有那么大的阅历,却总是喜欢写人生,写感悟,多少有点别扭。